修复

你好,我叫风痕,是一名工人。

我在一座非常巨大的工厂里工作。这个工厂负责生产并维护故事。

是的,没错,故事。

而我的工作就是填补在运输,生产,或者其他过程中造成的不可填补的故事空缺。我需要探查固定字数区间里的部分是否有这种空缺,如果有,我就得自己编写出来一段合理的剧情填补进去,以保证故事的完整性。

正常来说,我们负责填补的员工应该都是被制造出来的,只能做填补空缺这一项工作,每个人填补的剧情应该也是几乎没什么新套路的,更不应该有自主的想法才对。

是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我有了自主意识。

我也有试着与我周围的工人交谈,但是他们全部都不理睬我。

我也不知道有了自主意识之后有什么用,也不能当饭吃,也没什么新活动,于是我仍旧像往常一样工作着——啊其实和以前也不太一样——我的工作时间变长了,我不再只看自己的那一段儿文字,开始每次都读一遍整个故事,来给我无聊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

今天,在我正读着故事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看见有一个黑影在向我靠近。我转过头,发现是一个正向这边跑来的员工。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修复员工。正常的修复员工应该是只会在自己的岗位处做着向仓鼠滚滚轮一样重复的工作的。

难道说,这个员工跟我一样,也意外地诞生了自主意识?

这样想着,我扬起手,做出让他过来的手势。他看见了我的手势,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快步跑到了我身边停了下来。我见他还在喘气,便率先开口了。

“你好!你也有自主意识吗?”

“嗯,是的,你好,我是渡鸦。”

“有趣的名字!我是风痕!太好啦终于找到了和我一样的了!我跟我旁边的搭话他们都不理我的,哎。”

“是啊,我跟他们搭话也不理我…”

“说起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太奇妙了。”

“不知道。可能是什么奇妙的变异吧?”

“奇妙的变异还行。诶你看了这次的故事吗?里面也有个奇妙的变异耶!”

“诶?还没有看唔”

“过来过来一起看!”

最后我们愉快地聊了很久,从吐槽故事聊到今天晚餐吃什么,天南海北什么都聊。毕竟,像这样有着自主意识的实在是太少见了。

就在我们把话题延伸到他旁边有个员工的发型总是特别奇怪之后,我们同时注意到了有一个人正在慢悠悠地顺着流水线行走。当这个人看见我这个工位上有两个员工的时候,似乎稍微皱了皱眉头。

渡鸦看了看那个人,又看了看我,对我说道,“糟糕。这个人看起来很像查工作的。他似乎已经注意到我们了。你快接着工作,我出去试图解释一下吧。”,说完,就从我的工位里跑了出去。我回头看了一下,面前确实堆积了很多的任务,于是索性开始处理它们。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后来渡鸦被那个人带走了。我其实隐约听见了他们的谈话。那个人知道正常工人是不会乱窜工位的,他发现了渡鸦具有自主意识,准备要把渡鸦带走。渡鸦说了几句似乎是拒绝的话,但是没有什么用,最后也任由那个人把他带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勇气冲出去告诉那个人我其实也有自主意识。我不知道他会带渡鸦去哪里,也不知道渡鸦还能不能回来。渐渐的我已经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而我已经无心工作,敲击键盘的手垂在键盘上,打出一串相同的字母。

 

后来我再没见到过渡鸦了,我也没再见到其他的具有自主意识的人,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无聊。那个人也没有再来了。我越来越后悔那天没有冲出去,也许如果我当时冲出去的话,还能来得及与渡鸦说一声再见…

可生活哪有那么多也许呢?

 

今天读到的故事有点不太对劲。在上游的文章里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不规则换行,有些在句子中间就换了行,而本该换行的地方却反而没有换行,整段文字的排版乱八七糟的。这显然不是正常员工所为!

我皱起眉头仔细观察了这些不规则换行。似乎,有藏头,前两个字正是风痕——

“风痕——”

同时,我的名字被人喊起。我转过头去,工位的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气喘吁吁的身影。

渡鸦一只手撑着工位的门,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用熟悉的声音快速读出了藏头段的剩余部分文字。

“我喜欢你。”

“修复”的5个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